李好萌

花游记 💛💚

想说点什么

最近在看《花游记》 这是我好久都没有那么热烈地追的一部剧了 上一次因为追剧而各种刷是因为《请回答1988》了吧 真不知道这部剧完结我得怅然若失多久

说说陈善美吧
她真的是一个又善良又美丽的人。从小可以看见鬼,不管好的坏的,她因为那不平凡的能力而被人和鬼欺负,总是孤零零的她跟着外婆和小黄伞在慢慢长大着。可是却没有因此变得阴郁又可怖,而是成长成了一个温暖善良勇敢正直的人。

后来 大概是真的因为命运吧,她遇见了孙悟空,因为太想找到一个能保护自己的力量而签订了契约,给了孙悟空自由,却被悟空抢走了记忆,让那好不容易得来的欢喜一下子空了。
靠着一个实现不了的契约和一把看上去并没什么用的小黄伞她跌跌撞撞地过了二十多年,每每遇到恶鬼纵然再害怕也会在心里告诉自己有妖精大人在保护着我,他总会出现的。
等啊等啊,她终于等到了。
可是那个妖精大人,却是个实打实的大坏蛋。
二十多年来的期望在重逢之后变成了沉甸甸的失望,可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她结识了魔王等妖精妖怪,还跟妖精大人有了更深的羁绊。
终于,不是一个人了呢。

然而,她的身边看似热闹,却实际危机重重。魔王对她只是想借助三藏的力量利用孙悟空,猪八戒从来也没有将她看作是自己人,沙悟净冬将军何仙姑他们,也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策划帮助孙悟空摆脱她吃掉她。
她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孙悟空,她始终是抱有期待的。

毕竟是记挂了二十多个年头的人啊。
是第一个,答应要在她喊他的时候出现保护她守护她的人啊。

对妖怪来说,二十年,不过弹指一瞬间,不过是他们几百年修行里的一小段路途,在人类陈善美的人生里,却大约是四分之一的比重。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渺小。

她其实看的很明白的。
要是有足够的安全感的话,她为什么要经常告诉自己,悟空对自己的爱是假的呢?
陈善美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身边看似热热闹闹,其实真正站在自己这边的人一个人都没有,所以才会拼命压抑自己对孙悟空情不自禁的爱和真心。
尽管她每天都能听到孙悟空对自己说“因为我爱你啊” 却从没因为这个而开心过,纵使他做得再多,她也只会说,我知道,谢谢你。我很开心你对我那么好。
她也想告诉悟空,她爱他,可是,没了紧箍,她的那些爱,很快就会消散在他和其他妖怪的肚子里吧?

靠紧箍栓住的爱,她是又爱又恨的。
所以才会在听到所谓的爱铃响的时候那么开心,以为她跟孙悟空是天生一对,是没了紧箍也能在一起的缘分。

但是后来,她知道,她人生里那些恐惧,那些莫名的恶鬼吸引力,都是因为孙悟空。

是他让她成了三藏啊。

却在有了契约之后抛弃了她。

罪魁祸首逍遥自在了这么多年,自己独自面对了这么多年的恐惧,背负了沉重的三藏使命。

她当然是在能选择的时候,选择平凡。
她也想成为一个平凡的人,谈平凡的恋爱,过平凡的人生。

可当她真的过上这样的生活时,在听到魔王说孙悟空可能会因为紧箍换主人而爱上别人时却又摇摆不定。

跟孙悟空面对面的道别时,面对他那紧追不舍的“你是爱上我了吗迷恋我吗”她还是嘴硬了。
那能怎么样,他可以因为紧箍换主人而不爱她,她又怎么可能表达自己的真心。

一系列的斗争之后,她决定找回自己,把封印住的三藏的力量找寻回来。

  三藏回来了,自然,悟空跟她的契约还在,他还是要跟着她保护她。

紧箍的主人还是她。

又要听到悟空每日每夜表达的“虚假的爱”了呢,她的感觉,怎么说呢,大概是又喜欢又厌恶的吧。

作为三藏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
往后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再厉害的妖怪鬼神都不知道。

唯有一点,孙悟空知道,
在紧箍暂时失效没有被启动时,他的心,仍是属于陈善美的。

【赵白|AU】 明月知我意

我爆炸了 我心都碎了

认知鬼:

很多年之后,赵白石做了个梦。
只不过梦里的那个他,和现在很不一样。就仿佛像嘴里含了一大口槐花蜜,甜腻得叫人不愿醒来。

………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看到吴聘和周莹站在一起,沈星移立在堂下的右侧,正向上递着一张卖身契。他连看也不看便毫不犹豫的将其撕掉,往空中一掷。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赵白石开口:
“一张卖身契关不住你,周莹。”

场景变换。

堂下一立一跪,桌案上赫然摆着一张诉状。
原来是婆婆告儿媳偷盗,他心下不禁莞尔。可偷盗之事是轻饶不得的,虽然险些在她讨饶的时候心软……
但最后还是以打了三大板告终。
只不过,当天晚上周莹趴在床上,旁边多了碟甜枣。她一边放在嘴里嚼,一边看着账本小声嘀咕。
“……其实枣皮也没有很涩。”

后来,赵白石突然发现自己正骑在马上,身后士兵成群。
前方不远处,韩三春正驮着一个大口袋骑行。他自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依旧携了刀冲上去。于是就凭借以往经验轻松破解了对方的回马枪,将布口袋放置在地上,示意随从上前解开。
随后,他调转方向没再回头。

再次扭转。

这次,赵白石站在已经成为布政史的书房里。郭成志对着他,正说道:“吴家东院的周莹还没到,要不等等?”
他思考片刻,“现在派人快马加鞭去请,等她到了我再说一遍就是。”
沈星移在认一千股的时候,周莹才急匆匆的赶过来。顺理成章,她认了另一半。赵白石心中有数沈家退股之事,便拖着没往外说全部认领完毕。下午胡咏梅到访,他仍然许诺了允占其一千的股份,等转天又如愿看到了两份退股申请。

幽暗中有明灭的光晕,照耀出一片并不存在的海市蜃楼,他的视线渐渐清晰。
睁开眼,太阳强烈,水波温柔,阳光正好。
他看到热闹的街市,人来人往的钟楼。沈星移站在中央,一袭女装十分妖艳,眉眼皆是风情。
“我输了——我不如女人!”
周莹立在上面,笑得洒脱自如,肆意快活。
他不愿看到这里。


那天是冬月流景,呼气成冰。院角的针叶松上压着满满的白雪,偶有一小簇化开了,凝成水珠“啪嗒”坠下——
“赵大人。”
赵白石立时拉了缰绳,马的前蹄高高扬起,一声嘶鸣。他翻身下来,看到周莹和春杏候在门口。
“夫人来这么早?天冷,莫要冻病了。”
他解下羽缎,掸了掸歇在上头的几片雪,披在周莹身上。
“上午没什么事儿,漪妹妹给我做了好吃的,顺手就给你带过来了。一起?”
锁头扭转带着齿轮缓缓转动,他看到周莹鼻尖的通红,还有使劲凑近的后脑勺。
屋内他吩咐已经生起了火。周莹立在廊檐下嗑瓜子,赵白石手里持着定光,凌空传出几声破风的声音,抹扫提点,正在练剑。
寒风正紧。飘雪没什么声音,却如扯絮一般绵绵不绝,落下一片白色,衬得院子高底的院墙格外静谧。
待到饭熟,一杯西凤下肚,不见得有多辣却让周莹顿时兴起,说了许多往事,大多琐碎。赵白石饮了几口酒,并不总说话,只是眉间不自觉的带了笑意。
脚边上,一盆子炭火哔剥有声。
“以前我对你颇有微词,现在才知夫人不过是率真随性。”他又小小咽了一口,抬头望向别处。雪片越下越密,落在台上化成水珠,愈发湿滑。
“你以为只是你这样吗?”周莹狡黠的笑了起来,举杯一饮而尽,语气间酒劲已经上来:“之前我也觉得你好生无趣,呆板迂腐、成事不足——”
赵白石听的眉间一跳,却见她附身靠过来小声耳语道:
“几年相处下来,其实你……”

眼前的场景轰然倒塌,在微弱光线中换了样子。
仿佛极目处都寂静下来,只是茫然的望着头上房梁。赵白石就这样仰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底已有潸然泪意。






#
看完别打我就行,一个小私心。因为是两天完成的,所以文风变了,有点不舒服——。

阿数数数数:

无意中在知乎上看到的入戏太深的妹子们cos赵白石写给周莹的情书,哭唧唧😭

哈哈哈哈哈魂确实是丢了

认知鬼: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



像个极尽风情的梦。

汪系同学:


周莹不改嫁。这消息就像是给赵白石判了死刑。
那些克己复礼的东西终究是没了用,
那些赵白石深藏着的心思接二连三的涌了出来,
那一瞬间,他应该清楚了周莹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又同时生生明白自己同她再无可能。
我们赵大人的自我拉扯终于到达了顶峰。

驱鬼

QAQ

流年想叫留恋牛粘:

我坐在院子里嗑瓜子,看人在屋子里忙碌。大户人家忌讳多,可因为前段时间我把吴聘气晕了,他们便闹着东院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要驱一驱鬼。可我心里明白,他们要驱的,想驱的,分明是我!
呸,我吐了个瓜子壳,春杏!
唉,少奶奶,怎么了?
去,问问那个老道,什么时候才算布置完?
唉,好。


少奶奶,他说,他要等少爷回来才开始,只有屋子里男主人在,阳气重,压住宅子,才能施法。
我瞅着那老道故弄玄虚地焚香祷告,心想,谁不是走江湖混饭吃的?你那两个伎俩,要是现在作法,我立马让你现原形。


我估摸着吴聘要晚上才回来,也不想在这干耗着,便撇了瓜子在盘里,自去向爹娘请安。


娘在主屋里喝着茶,示意我坐着说话。
那贾道士是你四叔请来的,他一来就说你和吴聘那屋子有晦气,有不干净的东西,神神叨叨的,我本来是不信的,可他说吴聘的伤病就因为那东西才迟迟不好,这才。。。
吴聘的娘和吴聘一样,性子温柔得很。被家人护着在后院里,有些事她没主见,而且也做不了主。我不好太逆她的意,就敷衍着说:
左右不过是个形式,四叔信,就由着他闹一闹吧。


娘留着我说了会儿话,后来又有些词穷的样子,便招呼着我吃些小点心,喝点茶,问些茶点好不好吃的闲话。


中午爹就回来了。他揣着一兜子心事,一回来就回书房查账了。下人回过娘之后,我们俩遣了人送饭去书房,自去吃饭不提。


下午我有些困倦,四叔请了老道去喝茶,屋子里没别人,春杏让我睡会儿,可到处都是烟,呛人的厉害,我踏进去又踏出来。溜达着撞上了急急忙忙回来的我爹。
咋了?这么急匆匆的?
唉,待会儿再说,这会儿你手头有钱没有?那老鸨子今天扣着我不让我走,我是磨破了嘴皮才逃出来的。
你又去春风十里了?
嗨,不是。是以前的账。周老四躲闪着说。
虽说我实在看不惯他这种嘴脸,可也不能让外面再论吴家的长短,便搜了身上的几张银票,送了他出门。


吴聘怎么还不回来呢?我连嗑瓜子都没兴致,春杏在花丛里绣花,我眼瞅着真是漂亮,吴家处处都漂亮。景好,人也好。我只端了凳子坐她边上,看着鱼池子发呆。
少奶奶?
啊?我冷不防被她叫了一声,回头看她,她打趣地笑道,平日里少奶奶都活泼得很,今日却看着池子发呆,定是想少爷了!
我有些恼她说中了心事,便想抢她手里的绣品。此时身后传来笑声,
是谁在想我啊?
吴聘!我回过头,他笑着看着我,我扑过去抱紧他,带着他弯下了腰,你可回来了!


原定晚上的道场因为吴聘的提前回来提前结束了。事罢,吴聘让下人好好开开窗,通通风。带着我给四叔和老道敬酒。
四叔手里握着佛珠,本来想说什么,可看着吴聘握着我的手,最后也把话咽了下去。那老道倒是恬不知耻,饮了好几杯,拿了红包才走。


后来爹也来了。他脸上难掩疲惫之色,还是对我说不要把四叔的做法放在心上云云,留了一会才走。


我和吴聘晚上说话,聊起今日的驱鬼之事,我说四叔这人,想驱的哪是鬼,分明是我。看他看我那眼神,分明是左右横竖看不顺眼。
唉,吴聘放下了水杯,四叔这个人,上次听说我被气晕了,就总在爹娘面前说些神叨叨的话,爹总是不信的,可架不住四叔天天说,日日劝,就请他闹一回,消停一段时日。
哼!我说只怕大家都看不惯我胡闹,都借这事警醒我呢!
吴聘见我不高兴,握住我的手安抚,没有的事。爹娘只对外说为我的伤势作法,只字不提起你。而且四叔再闹腾,毕竟这儿是东院,你少奶奶在吴家东院可是说了算的。
那你呢?你嫌我胡闹不?我心里知道他不嫌的,可还是想问一问。
吴聘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脸上绽开了笑容:
再胡闹一点,也是不要紧的。

































少奶奶,怎么了?怎么趴在书桌上就睡着了呢?唉?少奶奶,你怎么哭了?
没事。我看着被我眼泪洇湿的账本,这不是土布没销路,急得嘛!你下去吧。
吴聘走了有段日子了,可生活还得过下去。

提灯照月光

真好QAQQQQQQQQQ

流年想叫留恋牛粘:

我其实很久很久没有出来活动了,近年来人类不太平,我躲在山坳坳里靠吃山鸡野兔过活了很久。对,我是怂的,但换谁不怂,我只是山中野狼化成的妖怪,现如今人类都用猎枪打狼了,冷兵器时代一去不复返,你说我怂不怂。
幸好我还能化作人形,在这天干物燥的秋天里,穿了条十几年前的破马褂出去寻些人类的食物,啊,肉丸子,油泼面,都是我心心念念的,用我在这几年里攒起来的钱吃一波也不亏。
我已经不太认识这世间的路了,人类也不太认识我了。不是说他们应该认识我,谁又会认识一只妖?只是他们好像不太认识我这样的留长辫穿马褂的人了。他们穿着笔挺的短褂一样的衣服,穿着长裤,鞋子发亮,不再留长发,剃半边,而是清一色短发。他们围着我指指点点,说些德先生,赛先生什么难懂的话。
我起初倒也没觉得啥,被说的多了,脸上就有点发臊。便径直走开去,躲在没人的一处墙角下猫着,等着晚上偷两块肉吃。
这像是一处大户人家的外墙,虽然人事多变,这建筑还颇有古韵。夜晚我被院子里的饭香引得咽口水,便瞅着一个风韵犹存的美貌妇人在前簇后拥下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绸缎马褂,留着辫子的壮年男人,也一同进了府里。
咳,可不止我一人留辫子嘛!我心下宽慰些许。
半夜,我就施展法术,窜进了屋子里。哦,我就偷吃一点点,会留下钱的。
大户人家厨房常备着些小菜,我挑些吃了,真是精致可口,我把钱撂在盘底,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经过院子,远远看着那美妇人自己提了灯笼坐院子里念念了许久,还落了泪,美人伤心也是美的,可形单影只,难免略显孤寂。不一会儿她径自去了,把灯笼也落在院子里。
我准备开溜,却见那长辫子男人挡在我前面。
我看见他连忙停住,心里有些发慌,这次我偷吃被抓个正着,真怕他拿猎枪来打我。我。。。我可是给了钱的,我就吃了一点。。。我嗫嚅着。
他有点吃惊的样子,顿了一会才说,你饿了?
我连忙说,现在不饿啦,吃饱啦,这就走啦!
他点点头,没有让开的意思,怎么?你还要请我吃咋的?
他说,你陪我坐会儿可好。
于是,他走到那盏美妇人留下的灯旁,坐在了台阶上。我本预要走,可估摸着他好像男主人的样子,他让我坐的,也不会有人来抓我吧。
我就过去坐了。
可他也不吱声,像是习惯不吱声很久了,他看着月亮看了很久很久,才轻声道,今晚的月亮很圆。
嗯。我看着那月亮,从这院子里望出去,月亮也带了丝悲凉的味道,不似山中那样自由。我不了解他的心思,家中有如此美娇娘,却两人隔在两处看月亮,平白生出孤寂之感。
漏液之后,月亮也渐西沉,四处里都暗了灯。这男主人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直直的盯着那轮圆月。我看他要盯一晚上的样子,便想告辞,左右我也付了钱,人类也不会多纠缠我吧。
我这边站起身刚想施礼告辞,他就开口,你非人间之物吧?
我心里一惊,又是一喜。惊得是他不声不响,原来早已发现,喜的是我俩同是很多年前的装扮,莫非他也是非人之物?
他站起身来,对我笑了笑,此人气质温文儒雅,带着人类的柔和气息,说他不是人我都不信。
我便想溜。别觉得我怂,我就怕他喊一声,呔,妖精你往哪里逃,就掏了支猎枪对我来个“嘣”一下,我就嗝了,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但他只是很轻地说了声,你能帮我把灯吹熄了吗?内子心粗,若是引了火来,日后她又要受苦受累。
咦?他竟连吹灭灯烛都做不到吗?我拿眼偷偷瞧他,银色的月光洒在院子里,只有我一人的影子。
我顺从地吹熄了烛火,他垂了垂手。道声请便,又坐了回去。
我本不是好事之人,也不知从何问起,但凡人化作的鬼怪,都是有很大执念的。看他守着这院子,守着他夫人,明明看着同一轮月亮,也隔着生与死的距离。怪不得看着他们俩人,平生寂寥。我拱拱手,当下离了这院子,走时看了看门上的匾,赫然写着吴府。匾也有些时日,但就像有些记忆,在月光下,还是清晰的一如往昔。

【赵白石】存天理却灭不了人欲

夫人 QAQ...

酒酿的白少:

——————————————


“此便是天理人欲交战之机。须是遏事之时,便与克下,不得苟且放过。此须明理以先之,勇猛以行之...” 赵白石不停地来回踱步,醉里念着《训门人》中存天理灭人欲的语句,呼吸有些急促,他从来没有过如此情况,显得不知所措。


下午同他吴泽浅酌几杯,进夜却又喝了不少的酒,原因他也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因为周莹”他想着,不经疑惑“为什么?”这个为什么不仅是关于周莹,更是关于他的真心。“因为她细心为沈星移包扎伤口?”不存在的啊,这有什么值得让他心痒的。


方才他下马踉跄回府,朦胧映出周莹击鼓鸣冤的情形,他些许恍惚了,看着周莹那眼神坚定、面色如玉的幻影,怎么回事?心乱如麻。
“周莹...”他嘴里念叨着,遂弃了那些诗书,默默反复低着念着她的名字,忽的闪过他时常称呼她的“夫人”二字。
“夫人”赵白石哼出声来,声调低沉,音色软糯细腻,傻笑着,嘴角拉出一丝弧度,心中一暖,‘夫人’这个称谓是很有魔性的,刹那间赵白石产生出错觉-像是在称呼自家夫人,脸登时红了。
“若你是我的夫人该多好”大胆的念想吓着了他,他本不该这样的,可是不受控的想她,他想他真的魔怔了。
“一定是酒的问题…嗯…一定是”赵白石晃晃悠悠,嘴里嘟囔着,晃到床边‘腾’的一声倒下。他虽嘴上说,心中却澄清如水,他对周莹的情愫如蛛丝缠绕充斥在心间,心痒难消终抵不过醉酒的睡意,不消半刻便睡着了,微醺的脸上仍沉着微笑。
今夜无风,月如钩。
他终是在梦里又见到了周莹。


——————————————


昨晚赵大人的戏份甚戳我,赶忙写下这段接着最后那段戏,吃醋而不自知的模样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