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夜来雨(宁爱)

文风好喜欢QAQQQQ

叶空青:

*背景是二人以前在一起过,不过因为现实的原因分手了。


“福原爱。”


像是一点彩墨将所有黑白染就颜色,这话甫一入耳,福原爱放空的眼神便凝在来人身上。


大连的夏季没有旁处的浓翠艳红,广袤天地,建筑模糊到只见一片浅蓝一片米白,间以几块斑斓草树鲜花的多彩。张怡宁自这其中向她的方向走过来,腥咸海风将发丝根根吹起,还是福原爱所熟悉的意气风发的样子。


或是她走得太快,或是自己走了神,转眼的功夫她已站在她面前。这是她们上次分别六年后首次私下单独见面,张怡宁退役那天好像还没有太远,可是日子就在觉得余下路太过漫长的辗转心思里过去了。张怡宁一切如旧,甚至,比最后分别时多了几分亲昵的神色。


两厢比下,倒是福原爱的心思被细线缠着,面上不敢变,仍是作那过去天真而不知世事的笑脸,握紧的拳头里沁着汗,竟是比握拍握得还要紧一些。


许是察觉到她的窘迫,张怡宁与她礼貌地招呼过后,便走在与她平齐的左侧,也不看她,余光瞟着标齐,只管走自己的。两个人就这么沿着路散起步来,平常自然得好似路远迢迢来这风景宜人的地方只是一起走走一样。


这一条海岸边的路少有人来,尽看了灌木花丛,也不见人影几个。比这儿更不热闹的大概是她们,路快走到尽头,也不曾言语几句。


和大多时候她们的相处一样,安静到近乎无话可说,可她们还就乐意这么处着,就像过去比赛的间隙闲来无事,她俩最热衷的娱乐便是跑到对方休息室去休息——如果对着发呆也是休息的话。若是有人拿了牌麻将什么的说要一起玩玩解闷,她俩倒是会一边对着发呆,一边果断、齐声拒绝来人:“不打。”


“听楠姐说,你才从苏州回来?”


经过路边绿化带里的第十五树小红花时,福原爱率先打破了沉默。张怡宁也终于把四处看风景的眼神定在她身上,她翘起唇角,含了水似的京腔给她一个是的回答,不过还不够,她得再说一句。


“苏州好啊,气候比北京好,你没有比赛的时候可以过去玩。”


福原爱应声点了点头。


“或者下个月我得了空,陪你去。”


海风忽地吹开了她本是平常虚掩的心门,喜悦与惊讶一起冲出来,溢满了她的笑容。


她还来不及说好,眼前所见便慢慢失了颜色,直至变成一团漆黑。果香和雨后土腥碰撞出奇异的清新气味将她再次拉进彩色的世界,可触目所及不再是大连的天与海,而是遍布雨痕的窗,和窗外一树高大浓翠的芭蕉。枕边人呼吸匀称,无事不提醒着她——此处不是大连是台湾。


窗外地湿未干,却没再听见雨声,看来是昨夜下过了雨。天气预报今日是个晴朗的好天气,估计一上午的功夫,雨水就被晒干了。


有些事便是夜来雨——或许来时声势盛大,要把一切留下自己的印记。福原爱想起六年前分别那夜也是下了一场瓢泼似的大雨,还有雷声滚滚,可她记得从始至终张怡宁没和她说一句再见,她们像往常一样对着发呆,临别时向相反的方向各自走了十几步,几近同时回头,又同时继续向前走。


夜来雨呀,太阳出来,雨水便尽数干涸。


或许心如琉璃,还满是舍不得擦去的水痕。


END

评论

热度(11)

  1. 李好萌叶空青 转载了此文字
    文风好喜欢QAQ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