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聘莹]你是我的那年花开 2

好虐π_π

曲有误_:









我这一世活的实在不尽意。


娶她还不到一年,我就被人设计,中毒逝世。



想一想,这一辈子,我们总共拥抱了五次。第一次我拿着衣服跟她说我带她去街上逛逛。她一下窜到我身上来,我,我可能身上僵的都不像他的丈夫。



她那么软,我想要抱住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又跳下去了。抢过我手里的衣服就跑。我望着她的背影欢喜的去捡地上的书。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她抱着一大块甑糕啃的开心,我想去亲亲她的唇角,又觉得僭越。她对我,到底是什么感情呢?





后来我坐在酒楼的包间里观察吴家的生意来往,她就自己出去逛了逛,回来时不知道怎么了,一副哭过的样子,我不敢问,只小心的说了句玩的高兴吗?她说高兴。可自她上车都不曾看过我一眼。



这是怎么了,我也想不明白。





回家之后爹把我们叫到花厅训话。爹生气说她败坏家风,和洋人在街上勾勾搭搭的。我虽不信她与洋人有什么,可是如果那教堂真是危险之地,她有个不测我该怎么办?





我和她说了许多,她蹬蹬的跨出了屋门,我也看出她生气也是因为委屈,一急一忧之下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爹竟然说要给她重开刑房。那岂是等闲之地?她要去了不定要受多少罪,我说服了爹娘。可是她最后对我也只有抱歉,我都没有等到她的一个抱抱。






她何时才能喜欢上我呢。这真是我近来忧心的第一大事







说来可笑,每次你们看到的拥抱几乎都是她主动抱我,可我却总是更需要被爱的安全感。




第二次我们去搭粥棚,她跑前跑后的忙活,后院当真是圈不住她。可我忽略了,她为何那天没经我说就穿上了便装,而不是少奶奶的服饰。她其实从来没放弃过离开。




后来遇上了沈家二少爷,我才知道她对我多么重要。我死死的搂住她,告诉沈星移我绝不放手。因为我看的出来,那个沈家不正经的二少爷,是真的喜欢她。否则又何至于如此执着,又何至于说着要她回沈家却又不敢伤着她,被她揍了也不还手。





我有些醋意。她总是这样,那一双明艳的眼睛惹得别人心神不宁,她却最拿得起放的下。说要走谁都留不住她。




没想到粥棚真的被难民挤塌了,我下意识就护住了她,看她着急的在我身边来回转问我有没有伤到哪。我觉得她可能,也是很在意我的吧。




那点微不足道的疼痛化作柔情春水荡在我心里,她一下抱住了我。“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你要是伤到那我怎么办啊!” 我用力回抱她,“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






然后我看到在人群里掉头往回走的沈家二少爷,他刚刚,也是想来保护莹儿吧。可我才是她的丈夫,我可以一直站在她身边。






第三次……第三次我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我的喜悦。她真正的成了我的女人,我的妻子。那时月亮正亮,满园花朵各芬芳。她说她爱我,她说她想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她说她不会再走了。我只想紧紧的抱住她,让她不要食言。




然后,就是我许她进六椽厅,她又窜到我身上,我勾着她的腿怕她摔了,却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这这,毕竟实在廊下,万一爹娘看见了……又,又要说她不守规矩。






然后我把她拽回屋子,好好的非礼了一番。听她说对于可以得到认可的喜悦,可以有经商机会的憧憬。她高兴,我也高兴。





莹儿 只可惜这一世太短,我才刚刚吃过你说象征我们日子的甑糕,我才第一次为了谁去爬树,我还没看过我们的孩子。我还没和你一起把吴家东院发扬光大。




我们许来生吧,只愿生生世世你都是我妻子,我都能有幸成为你最心爱的丈夫。







吴聘缓缓停下笔,走到院前去看他的妻子,“莹儿,你瞧,这满园的花,又来了……”









(完)

评论

热度(71)

  1. 李好萌曲有误_ 转载了此文字
    好虐π_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