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赵白石】存天理却灭不了人欲

夫人 QAQ...

酒酿的白少:

——————————————


“此便是天理人欲交战之机。须是遏事之时,便与克下,不得苟且放过。此须明理以先之,勇猛以行之...” 赵白石不停地来回踱步,醉里念着《训门人》中存天理灭人欲的语句,呼吸有些急促,他从来没有过如此情况,显得不知所措。


下午同他吴泽浅酌几杯,进夜却又喝了不少的酒,原因他也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因为周莹”他想着,不经疑惑“为什么?”这个为什么不仅是关于周莹,更是关于他的真心。“因为她细心为沈星移包扎伤口?”不存在的啊,这有什么值得让他心痒的。


方才他下马踉跄回府,朦胧映出周莹击鼓鸣冤的情形,他些许恍惚了,看着周莹那眼神坚定、面色如玉的幻影,怎么回事?心乱如麻。
“周莹...”他嘴里念叨着,遂弃了那些诗书,默默反复低着念着她的名字,忽的闪过他时常称呼她的“夫人”二字。
“夫人”赵白石哼出声来,声调低沉,音色软糯细腻,傻笑着,嘴角拉出一丝弧度,心中一暖,‘夫人’这个称谓是很有魔性的,刹那间赵白石产生出错觉-像是在称呼自家夫人,脸登时红了。
“若你是我的夫人该多好”大胆的念想吓着了他,他本不该这样的,可是不受控的想她,他想他真的魔怔了。
“一定是酒的问题…嗯…一定是”赵白石晃晃悠悠,嘴里嘟囔着,晃到床边‘腾’的一声倒下。他虽嘴上说,心中却澄清如水,他对周莹的情愫如蛛丝缠绕充斥在心间,心痒难消终抵不过醉酒的睡意,不消半刻便睡着了,微醺的脸上仍沉着微笑。
今夜无风,月如钩。
他终是在梦里又见到了周莹。


——————————————


昨晚赵大人的戏份甚戳我,赶忙写下这段接着最后那段戏,吃醋而不自知的模样太可爱了!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