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赵白|AU】 明月知我意

我爆炸了 我心都碎了

认知鬼:

很多年之后,赵白石做了个梦。
只不过梦里的那个他,和现在很不一样。就仿佛像嘴里含了一大口槐花蜜,甜腻得叫人不愿醒来。

………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看到吴聘和周莹站在一起,沈星移立在堂下的右侧,正向上递着一张卖身契。他连看也不看便毫不犹豫的将其撕掉,往空中一掷。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赵白石开口:
“一张卖身契关不住你,周莹。”

场景变换。

堂下一立一跪,桌案上赫然摆着一张诉状。
原来是婆婆告儿媳偷盗,他心下不禁莞尔。可偷盗之事是轻饶不得的,虽然险些在她讨饶的时候心软……
但最后还是以打了三大板告终。
只不过,当天晚上周莹趴在床上,旁边多了碟甜枣。她一边放在嘴里嚼,一边看着账本小声嘀咕。
“……其实枣皮也没有很涩。”

后来,赵白石突然发现自己正骑在马上,身后士兵成群。
前方不远处,韩三春正驮着一个大口袋骑行。他自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依旧携了刀冲上去。于是就凭借以往经验轻松破解了对方的回马枪,将布口袋放置在地上,示意随从上前解开。
随后,他调转方向没再回头。

再次扭转。

这次,赵白石站在已经成为布政史的书房里。郭成志对着他,正说道:“吴家东院的周莹还没到,要不等等?”
他思考片刻,“现在派人快马加鞭去请,等她到了我再说一遍就是。”
沈星移在认一千股的时候,周莹才急匆匆的赶过来。顺理成章,她认了另一半。赵白石心中有数沈家退股之事,便拖着没往外说全部认领完毕。下午胡咏梅到访,他仍然许诺了允占其一千的股份,等转天又如愿看到了两份退股申请。

幽暗中有明灭的光晕,照耀出一片并不存在的海市蜃楼,他的视线渐渐清晰。
睁开眼,太阳强烈,水波温柔,阳光正好。
他看到热闹的街市,人来人往的钟楼。沈星移站在中央,一袭女装十分妖艳,眉眼皆是风情。
“我输了——我不如女人!”
周莹立在上面,笑得洒脱自如,肆意快活。
他不愿看到这里。


那天是冬月流景,呼气成冰。院角的针叶松上压着满满的白雪,偶有一小簇化开了,凝成水珠“啪嗒”坠下——
“赵大人。”
赵白石立时拉了缰绳,马的前蹄高高扬起,一声嘶鸣。他翻身下来,看到周莹和春杏候在门口。
“夫人来这么早?天冷,莫要冻病了。”
他解下羽缎,掸了掸歇在上头的几片雪,披在周莹身上。
“上午没什么事儿,漪妹妹给我做了好吃的,顺手就给你带过来了。一起?”
锁头扭转带着齿轮缓缓转动,他看到周莹鼻尖的通红,还有使劲凑近的后脑勺。
屋内他吩咐已经生起了火。周莹立在廊檐下嗑瓜子,赵白石手里持着定光,凌空传出几声破风的声音,抹扫提点,正在练剑。
寒风正紧。飘雪没什么声音,却如扯絮一般绵绵不绝,落下一片白色,衬得院子高底的院墙格外静谧。
待到饭熟,一杯西凤下肚,不见得有多辣却让周莹顿时兴起,说了许多往事,大多琐碎。赵白石饮了几口酒,并不总说话,只是眉间不自觉的带了笑意。
脚边上,一盆子炭火哔剥有声。
“以前我对你颇有微词,现在才知夫人不过是率真随性。”他又小小咽了一口,抬头望向别处。雪片越下越密,落在台上化成水珠,愈发湿滑。
“你以为只是你这样吗?”周莹狡黠的笑了起来,举杯一饮而尽,语气间酒劲已经上来:“之前我也觉得你好生无趣,呆板迂腐、成事不足——”
赵白石听的眉间一跳,却见她附身靠过来小声耳语道:
“几年相处下来,其实你……”

眼前的场景轰然倒塌,在微弱光线中换了样子。
仿佛极目处都寂静下来,只是茫然的望着头上房梁。赵白石就这样仰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底已有潸然泪意。






#
看完别打我就行,一个小私心。因为是两天完成的,所以文风变了,有点不舒服——。

评论

热度(74)

  1. 李好萌认知鬼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爆炸了 我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