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宁爱】双向单恋(上)

QAQ 真喜欢你们

导弹少女:

竟然没有躲过大魔王×瓷娃娃的CP......


然而写完了就出了爱酱要结婚的消息(对爱酱的情感历史还停留在锦织圭阶段的我orz)




大魔王和爱酱的双视角,本篇为爱酱视角,可能会有隐藏END(?)




#RPS注意,百合注意














#宁爱# 双向单恋


 


00.


 


镜头里,留着干净的及肩短发的女性轻柔地将碎发别到耳后,嘴边是一贯甜美的笑。退役后近3年的福原爱,白净的脸蛋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她还是旁人羡煞的不老神话,还是一口东北腔的瓷娃娃。但显然,她也不再是那个看到镜头就躲,一提及情感问题就流汗的福原爱了。


 


“现在回想起当初的职业生涯,你觉得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呢?”


 


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问题,福原爱流利地说出将早已在心中打好腹稿的答案。


 


“小爱退役后这么久感情状态依然空白,可以说很多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那么请问小爱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要是放在几年前,她大概会羞答答地说喜欢沈昌珉这样的类型。但现在,她的脑海里却无可救药地浮现出另一个清瘦颀长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和经纪人演练过无数遍的问答,如今到了她的口中却全然变了样。


 


“我喜欢的人...应该会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可能是我拼尽全力也追不上的那种吧。...但他又会在你看得见的地方等待你,让你知道他一直都在。”


 


后面的采访细节她不记得了,也不在意了。


 


心中仅存一个念头。


 


想见她。


 


 


 


01.


 


福原爱是个不服输的人。从小就是。


 


考试得了第二,她会哭鼻子,然后下次重夺第一。


乒乓比赛输给对手,她也会哭鼻子,然后反复研究死缠烂打直到打赢一局为止。


就这样哭着哭着,她不知不觉地跻身于日本职业乒乓球选手之列。


 


唯有中国乒乓,是福原爱连哭鼻子都过不去的坎。


 


 


在辽宁集训时,自己的搭档是一名水平普通的男队员。一上午的训练过后,福原爱的肩上搭着一块湿透的毛巾,拎起一瓶矿泉水便往嘴中猛灌。她赢了,赢得比输的还难看。


——合着中国的普通水平是这样。


末了,男队员还一脸激动地拿着球请福原爱签名。福原爱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丢脸。


 


"愛"字那一撇刚写完,对方便两眼放光像见了宝似地转向另一边。


 


"宁姐宁姐!赏脸陪我练一局呗!"


 


被称为"宁姐"的是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清俊的运动员。


 


“......成。”


 


看来不仅节约面部的肌肉运动,连语言也很节约。


 


福原爱也没太在意,自顾自地开始做起简单的肌肉拉伸。她确信那是发生在10分钟以内的事,原本活蹦乱跳不知绝望为何物的男队员像是被抽去浑身气力一般。


 


 


"还来吗?"男队员一听,赶紧连连摇头。


 


对方收起发球的预备姿势,云淡风轻地离开了,只留下一句——“防守太弱,再练几年吧。”


 


训练室里的人三三两两地离去吃午饭,只余深受打击的男队员和目瞪口呆的福原爱。


 


——那可是一名男队员!还是福原爱认为颇有实力的男队员!竟然被一个女队员轻松地虐出心理阴影,这还有天理么?!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福原爱走过去轻轻地戳了戳化为一尊石像的男队员:"那个......请问她是谁呀?"


 


男队员头也不抬,气若游丝地吐出一句:


——“张怡宁、国家队主力。”


 


张,怡,宁。


她在心中默念一遍。


——嗯,记住了。


 


 


 


02.


从那天起,福原爱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与她有关的一切。


 


训练日程里,常常能巧合地看到福原爱与张怡宁的名字出现在同一栏内。当然,这不是纯粹的巧合。是福原爱厚着脸皮和自家教练要求的。


 


看她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教练甚至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看上哪个男队员了。


 


张怡宁今天在她对角线的那张桌训练。视野良好。


挥拍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正手反手均无可挑剔。她的乒乓,像是计算好了一般,近乎精确地追求着极致。


 


而且...不仅球好看,人也好看。


紧抿的唇配上细长的眼,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可福原爱就是忍不住偷瞄。


 


——直到额头传来一阵钝痛。


“瞅啥呢你?”


 


福原爱这反常状态已经持续了十几分钟了,球往头上飞竟然都不知道躲。就算是她再可爱队友都忍不住想说道她几句。


 


“呜......对不起......”


——冷静点啊福原爱!她又不是你的暗恋对象!


 


福原爱一边默默地在心底提醒自己,一边克制着自己往那边看的冲动。


 


 


 


03.


这样的训练持续了数日。


 


某一日的训练结束后,福原爱正琢磨着是不是该请队友吃顿饭,却忽地被人叫住。冷冷的,低低的女声。


 


"你是福原爱吧?常听楠姐说起你,愿意陪我打一局吗?"


 


福原爱愣住了。她没想到竟然是对方先来搭话,而且如此直白地就要求切磋一局。然而前辈的要求,不管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都得奉陪。


 


内心波澜壮阔的福原爱乖乖地点头,重新拿出球拍。


 


几个回合过后,福原爱竟然觉得累了。


不仅是身体上,更多的是精神上。


 


以职业眼光来看,她敢说从第三个回合开始张怡宁就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击球套路。第四个回合开始便变化风格,直攻弱点。几个猝不及防的大角度斜线和下旋球打得她毫无回击余力,只有捡球的份。这要是比赛的话,恐怕会输得很惨吧。


 


一局结束,福原爱抱着膝无力地坐下。


自己和她的差距无法想象。毕竟只是练习,对方不可能用全力。


想到这里,福原爱鼻头一酸,连忙低下头,用球拍遮着脸,极力抑制泪腺的爆发。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张怡宁朝自己走来。


 


"正手完全不行,反应力也差了点,而且......太矮。"


 


——其他的认了,最后一条是基因问题啊!


福原爱含着泪默默吐槽。


 


随后,自己手中的球拍被轻易地抽走,取而代之的是对方递过来的纸巾。


 


“知道哭说明还有救。你会变得更强的,相信我。”


说罢还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发。


 


福原爱还是低着头。她怕被看到自己红透的脸颊。


 


——真是,太犯规了。


——赢球就算了,连心你也打算赢去吗?


 


 


 


04.


张怡宁有很多粉丝。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


自己的后辈石川佳纯就是铁杆粉丝之一。


 


至于福原爱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就说来话长了。


 


“福原前辈,去吃饭吧!”


房门毫无征兆地被打开,元气满满的声音由远至近传到耳边。戴着耳机的福原爱甚至来不及关掉电脑屏幕上的窗口。


 


“啊!这不是张怡宁以前的比赛视频吗?前辈难道你也喜欢她?”


 


一听“喜欢”二字,她莫名地有些心慌。


“不,不是喜欢啦。你看,我输给她这么多次,总得研究研究吧。”


 


——等等,“也”?所以石川喜欢张怡宁?


 


“......原来是这样啊。”石川悻悻地垂下脑袋,不过马上又兴奋起来,“对哦,前辈和张怡宁也是老相识了,下次见面帮我要一份签名好不好?”


 


石川一脸期待的表情让她无法拒绝,心一软便答应下来。接下来耳边便充斥着石川的欢呼声以及各种请你吃请你喝的豪言壮语。


 


福原爱托着腮,心中滋长出几许烦躁的情绪。


 


福原爱差点忘了。她是众星捧月,屹立于巅峰的存在。


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然而毕竟是可爱的后辈的请求,福原爱不会不放在心上。突破重围缠着张怡宁陪练了一局后,她假装漫不经心地提到:“内啥......我队里有个后辈特喜欢你,能给个签名不?”


 


张怡宁的表情显得有些微妙。尤其是当福原爱敲着脑袋表示只带了笔没带纸的时候。


 


此时的福原爱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她不是个常掉链子的人,几次为数不多的出糗都是在张怡宁面前。


 


正慌乱地到处摸索的福原爱感到手腕被人扣住。


 


"你转过去。"


 


她听话地乖乖转过身,内心茫然。


 


背脊上传来痒痒的触感。记号笔透过一层单薄的衣料迅速地划动着。带着一股舒适的凉意,她的名字就这样留在福原爱的队服上。


 


"我可不认识你的后辈。你来找我,我就只给你签。"


 


一贯的不带起伏的嗓音敲击着心脏。


 


当时的福原爱没有多想,只觉得有些开心,又因没法向石川交代感到烦恼。


 


后来,福原爱瞪着那件衣服上的名字一下午,最终还是私心地将它叠得整整齐齐藏进衣柜。


 


她忘记去想,为什么能用来签名的东西这么多,张怡宁却偏偏选择了福原爱专属的队服。


 


 


 


 


05.


2008年夏天。


北京的空气较以往更为灼热而躁动。


 


福原爱乏力地回到宾馆寻找着自己的房间。门把手上莫名地挂着一袋梨子,大概是教练或者是组委会方面给的吧。


 


一回房间,她便瘫倒在床上。


 


奥运会。女单。还是败给了张怡宁。


意料之中的结果,她没有过度沮丧。


 


头脑中回放的还是比赛时的场景。


 


她挥拍的样子。她双手叉腰和教练讨论的样子。她回身潇洒地抓住被自己打飞的小球时的样子。甚至,是她蹩脚地把球砸地上让自己一分的样子。


 


看惯了她穿红色的衣服,意外地发现黑色似乎才更适合她。低调而深沉。


 


看录像回放的时候,发现自己失球的时候竟然是在笑。


自己因为她,不断地成长着,奋力地蜕变着。


越是成长,越是觉得她的能力深不可测。


 


她在笑。


好在,张怡宁还是她所仰慕的,追逐的那样强大的姿态。


输了比赛,倒是可以一心一意地看着她夺冠了。


 


——教练要是知道自己的想法,肯定会气疯的。


福原爱懒懒地翻了个身,伸手去抓床头柜上信号灯闪烁的手机。


 


来自大魔王的信息。


 


大魔王是刘诗雯她们背地里偷偷对张怡宁的称呼。于是福原爱也偷偷地在手机通讯录里改了备注。因为,实在是太合适了。


 


信息一如既往的简明扼要。


——去吃夜宵,我请客。


 


福原爱蹭的一下坐起来。自己整天在王楠和刘诗雯面前念叨着北京的小吃,没想到竟是张怡宁来主动请她。福原爱抑制着乱蹦的心脏,迅速回了信息,在行李箱中到处翻找着看得上眼的私服。待她打扮妥当,气喘吁吁地用小短腿跑到宾馆大堂时,却是看到张怡宁气定神闲地倚着门全程围观她的窘态。身上仍是鲜艳的队服外套。


 


——合着自己打扮了半天,结果她连衣服都没换。


 


福原爱小声腹诽着。


 


 


二十分钟后,福原爱已是一碗炸酱面下肚,手上还拿着吃了一半的糖火烧,一脸满足地走在时刻准备掏钱的张怡宁身边。


 


夜间的北京一反夏季该有的闷热,此时竟是有些微凉。福原爱立马意识到自己穿短纱裙有些失策了。只能悄悄往张怡宁的方向挪,企图蹭一点热气。


 


忽地,一件外套冷不防地披在她身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福原爱往旁边一瞅,身边人只剩下一件简单的T恤。


 


她于是便急了,张怡宁过两天可是还有比赛的呢。


“宁姐,我不冷,你穿吧。”


 


“是我叫你出来的,要是着凉了我可担不起。”


 


“那......那你吃这个啥啥烧吧,还热乎着呢。”


福原爱觉得不好意思,连忙递上装着另一只糖火烧的塑料袋。


 


而张怡宁的手却是绕过了塑料袋,径直抓住她的另一只手,凑过头去张口便咬。


 


“味道不错。”


张怡宁抬眼看着瞪大了双眼的福原爱,少见地露出恶作剧似的微笑。


 


福原爱顿觉体温骤升。周围的凉意完全无法平息内心的燥热。接下来的一路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只记得张怡宁最后和她说的一句话。


 


“今晚的事别和你楠姐说啊,非打死我不可。”


    


    


她明明还有重要的比赛。她明明那么热衷于训练。


却愿意为了自己的几句念叨大晚上陪她出来。


 


这大概是福原爱唯一一次输了球还如此幸福的经历了。


 


 


 


 


06.


福原爱的手机里总是积着一堆锦织圭的信息。


 


他是一个特别擅长关心人的男生。


女孩子也许往往对这样的人没有抵抗力吧。当初的福原爱就是这样义无反顾地扎进这个温柔陷阱里的。


 


但如今,这些信息也不过是被堆积着罢了。


福原爱乐意去回的,只有某个惜字如金的大魔王的信息。


 


 


 


 


07.


后来,她的大魔王退役了。


再后来,她的大魔王爆出了结婚的消息,轰动体坛。


 


她的大魔王终于不再是她的了。


或者说从来就不是她的。


 


福原爱收到婚礼请柬,出乎意料地平静。买好机票,穿戴得体,前往婚礼现场。


 


那一天,天气晴好。


 


她坐在喧嚣地人群之外,看着一贯潇洒冷峻的她一袭婚纱,笑容灿烂地挽着另一个人。亮白的镁光灯刺地人眼睛生疼。


 


一直都表现如常的福原爱此时才开始哭。哭的像个傻子。王楠打趣说你又不是她爸,哭什么。


 


她接过王楠递来的一沓纸巾,胡乱地往脸上一阵揩:“楠姐,我这是高兴呢。”


 


张怡宁总是说她反应迟钝。石川佳纯也总是说她反应迟钝。


一个指的是打球,一个指的是情感。


 


所以她才会这么稀里糊涂地暗恋着一个人,又稀里糊涂地失恋。


 


但福原爱还是认为自己是被眷顾着的。


她能在喜爱的中国打着喜爱的乒乓,遇见一个喜爱的人。哪怕是稀里糊涂的也没关系。


 


所以,她也会在这样一个她所喜爱的明媚日子里,告别自己唯一也是最后一段单恋。


 


 


 


 


08.


国际机场内,一群平日里气场强大的中国队员们此时正死皮赖脸地围着矮小的日本少女,恨不得在她回国前再多捏几把她圆嘟嘟的小脸蛋。


 


张怡宁自然也是在场的,只是她永远不会出现在人群中央。然而在福原爱临走前,她却出现在了离她最近的地方。


 


她和其他人一样,冲他挥手。


左手的婚戒格外醒目。


 


福原爱用手背抹了抹眼角,一边挥手,一边张口重复着单语。


 


“小爱在说什么呢?”王楠用胳膊肘捅捅张怡宁。


 


“......大概是再见吧。”


 


在检票口等待着的石川佳纯莫名的看着福原爱像傻子一样地喊:


——“大好き,大好き,大好き。”


 


再见。


我们或许,再也不见。


 


END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