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宁爱】双向单恋(下)

导弹少女:

拖了N久的大魔王视角的下篇,应该还会有个小番外




#RPS注意,本篇楠宁友情向有












00.


晚上九点的大排档,热闹依旧。


在座的无外乎是附近电视台加完班或是抽空出来吃夜宵的员工们。当然,也有一群低调的乒乓球国家队员。


 


退役十多年的张怡宁仍然混迹其中。事实上,她还是会时不时被教练邀请过来做陪练,挫一挫年轻人的锐气。导致饭桌上几个祖国花朵都不敢动筷。气氛莫名低迷。


 


不远处的电视机上正播着采访节目,恰是乒乓球界曾经的一缕清风,广受中国球迷欢迎的,福原爱。


 


年轻人立马想借此缓和气氛:“这么多年了,瓷娃娃还是那么可爱!我的女神啊~”


 


说罢便感觉人群中的大魔王投来一个犀利的眼神,背脊都开始发凉了,吓得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张怡宁倒是面瘫依旧,继续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屏幕。任凭满桌人揣摩她的心思。


 


她的头发变短了。胆子也变大了。


 


是不是还这么爱哭呢?


是不是还这么单纯迟钝呢?


 


她......现在过得好吗?


 


张怡宁机械地咀嚼着口中的米饭,淀粉酶的作用早已使米饭变了味,而她却只觉得弥漫开一阵苦涩,一直蔓延到心脏。


 


剩下的半碗饭,已是怎么也咽不下肚了。


 


01.


张怡宁很强。公认的强。


不仅强,还很要强。


 


她的生活被训练填满,脑中思考的只是如何打倒眼前的对手,如何变得更强。对对手不留情的她,对自己其实更不留情。


 


这样的状态就如同时刻紧绷的弦,一旦断裂,便一发不可收拾。


 


王楠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于是偷偷向教练提议让她去集训营里练一阵子,转换一下心情。


 


当然,对于张怡宁来说,在哪里训练都一样。既然是教练的安排,照办便是。


 


集训营里多是候补球员,见了她都分外激动,不分男女,一拥而上都要求找她练习,结果也都是出奇一致地大败而归。基本上与她交战过2局以上的人从此见了她就绕道。有个男队员甚至灵魂出窍到连球都忘记拿回去。


 


百无聊赖的张怡宁一边颠着球,一边扫视日程表。一个特殊的名字吸引了她的注意。


 


——福,原,爱。


 


福原爱?日本人吗?


下一周的日程里自己和她的名字似乎总是巧妙地出现在一起。


 


张怡宁一用力,球被高高抛起,又被她漂亮地空手抓住。仔细一看,这球上还有字。赫然是福原爱方方正正的签名。张怡宁的拇指小心翼翼地抚上了这个名字。


 


她分明是个不相信缘分的人。


 


吃饭时假装不经意似地提及,王楠竟突然就激动起来:“你说小爱啊,那真是太巧了!这孩子可实在了,也挺有潜力的,有空多陪她打打呗!”末了还加了一句,“她很好认的,你找长得最可爱的就是了。”


 


信息量太大,张怡宁一时反应不过来。


——小爱?......王楠什么时候和日本姑娘混得这么熟的?语言障碍没问题吗?


 


张怡宁回到宿舍,从包里掏出顺路买的常用日语一百句开始翻看。再怎么样,打招呼总得会吧,好歹也算是国际友人。


 


说来也怪,她和日本选手交手过好几次了,却也从没想过要学几句日语。


 


不知不觉夜色渐深。对于训练早已麻木的她,头一次开始期待进入训练室的一刻。


 


02.


这是张怡宁今天第21次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


每次她一抬头,这道视线便又迅速消失了。


 


当然,经历了21次的视线攻击,她对于这视线的源头也大致心中有数。


 


离她不远。就在对角线处。


 


一个矮个子,圆脸的姑娘。


那姑娘并不知道,其实自己也开始观察起她来了。只是,她能恰到好处地不被发现。


 


仔细一看,那姑娘出落得相当可人。


一对杏眼清澈明亮,小巧的鼻梁配上水润的朱唇,白皙干净的脸颊由于运动而泛着健康的粉红色。活脱脱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心跳不自觉地快了几拍。


张怡宁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匆忙地将注意力转移到手臂和手腕的动作上。


 


——嗯......这姑娘反手扒拉几下倒也还能混个几分。但正手太弱,反应也算不上迅速。加上生来手短,如果是自己的话,连拉几个大角度的球她应该就挡不住了吧。


 


——如果是自己的话?


 


张怡宁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不知有多久没有产生过想和某个人打球的冲动了。比赛的对手,训练的搭档,向来都是指定好的。她要做的,只有打败对方而已。


 


然而斜对面的姑娘,分明不是自己的对手,却冥冥之中想要接近她,和她对战一场。


 


这种心情,该叫做什么呢?


 


张怡宁宣泄似地狠狠地扣击飞来的小球,发出一声骇人的脆响。


 


然而飘到耳边的话语再度扰乱了她的心绪。


 


“小爱啊,你今天好像又不在状态啊。”


 


——小爱。


——福原爱。


 


原来是她。


 


03.


张怡宁不想承认自己有朝一日会为搭讪这种事苦恼半天。


没错,搭讪对象是福原爱。


搭讪内容是打球。


 


几句话解决的事,却成了她心头的一团乱麻,难解难分。受益者是她的搭档,由于张怡宁的分心,搭档明显感觉接起球来轻松了许多,却有些不敢怀疑是自己能力长进的缘故。


 


转眼上午场的训练结束,大家作鸟兽散前往食堂抢糖醋排骨。福原爱则是慢悠悠地跟在她的搭档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怡宁下意识感觉那可能是搭档之间常用的感情联络方式之一——请客吃饭。不管是打球时发生摩擦也好,欠了对方人情也罢,此乃万能之策。而张怡宁不希望这个绝佳机会就这样轻易溜走。


 


脑海中循环播放的几句日语的寒暄话早已被抛到脑后。


等她回过神来,话已出口。


——“你是福原爱吧,常听楠姐说起你,愿意陪我打一局吗?”


 


张怡宁瞬间有些后悔。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酝酿了半天的温柔到头来还是成了近乎命令式的前辈口吻,为了套近乎还强行扯上了王楠。


 


——这小姑娘,不会被吓到吧?


 


对方瞪大了杏眼,圆圆的脸上似是突然染上绯红,说不上是高兴还是紧张。她犹豫了一会,还是重新从包里掏出了球拍。


 


实际的对战证实了张怡宁几天前对她的初步判断。虽说她的态度比起之前练习时要更加认真几分,但弱点还是不会变。


 


不出三个回合,福原爱便开始频频失球。这并不足以让张怡宁意外,她意外的是,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毫无放弃之意。丢了一球,她便乖乖捡起,重新摆开架势。


 


结果,她成了唯一一个完整地和张怡宁打完一整场练习赛的人。


 


张怡宁收拾完东西,开始拿起拍子扇风,一边又悄悄关注着默默在墙角抱膝坐下的小姑娘。她用球拍似有似无地挡着脸,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怡宁径直走过去,蹲下身,二话不说地抽走她的拍子。


 


预感果然中了,而且冲击力出人意料。福原爱的眼圈微红,大眼睛里氤氲着一层朦胧的水气。自尊心的驱使让她闹别扭似的避开了张怡宁的视线。


 


张怡宁感到心口一紧。


 


男生都说最受不了女生哭。张怡宁现在才明白,原来女孩子梨花带雨的样子比扣杀搓球什么的更有杀伤力。特别是福原爱。


 


她大概本就是个爱哭的人吧。但张怡宁隐隐觉得,她是个和自己一样不服输,有韧性的运动员。但比起现在这样一味追求强大近乎快要迷失的自己,她反而更让人羡慕。


 


于是,便这样不自觉的被她吸引。


 


“知道哭说明还有救。你会变得更强的,相信我。”


顺手揉了揉她的发。掌心传来柔软的,毛茸茸的触感,融化了内心坚硬的冰层。


 


——好久没有过了,如此纯粹的幸福感。


 


04.


张怡宁对待感情向来是快刀斩乱麻的。喜欢就交往,不喜欢就滚蛋。然而最近自己的感情却让她不知从何下手。


 


自从和福原爱交手一番后,这个小姑娘就老喜欢趁着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厚着脸皮缠着自己开小灶。用一股大碴子味的普通话撒娇倒也罢了,关键是眼神。水灵的眼睛一脸无辜地冲着自己眨巴,她便瞬间放弃了去食堂抢红烧大排的念头。饿昏了的张怡宁隐隐觉得,比起红烧大排,明显是眼前的人更可口些。


 


关系再熟一些后,她开始学着其他后辈的样子称呼她“宁姐”。明明是亲昵的叫法,她却不知为何高兴不起来。


 


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


 


她就这么困惑了许久,直到某天的午后。


阳光异常明媚的午后。


 


训练结束的她和王楠一起,提着两瓶冰乌龙,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宿舍洗澡。推开宿舍门,迎面走来的是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的福原爱。她愣了一下,许是被自己狼狈的样子吓到了。但随即便眉眼一弯,勾起唇角,一个毫无杂质的干净笑容就这样伴随着大肆铺陈的暖阳一起撞进了她的心里,闪闪发亮。


 


回到宿舍,王楠第一句便是:“这几个月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别人笑。还笑得这么肉麻。”


 


“哪里笑了?哪里肉麻了?”张怡宁有些心虚地给了王楠一个白眼,随即麻利地拧开瓶盖,仰头灌下,冰凉的液体随着喉头有规律的鼓动下滑至胃袋中。多多少少使现在心跳过速的她逐渐平息下来。


 


王楠也不再多说,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比起肉麻,也许温柔更合适些。可以说,她是头一次看到这样自然而然又带着隐忍的宠溺的笑容。哪怕是她这样的旁人也难以不为所动。


 


——我们家瓷娃娃,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能让铁打的老张心动。


 


王楠不由苦笑。说实在的,她这个多年的朋友都有些嫉妒了。看来她让张怡宁参加这次集训的目的也达到了。


 


而张怡宁这边,却突然觉得困扰多时的心事有了着落。尽管这一结论令她自己都不敢置信。


 


她好像是喜欢上那个爱哭的,倔强的,却又时时撩拨着她的心弦的小姑娘了。


 


作为典型的行动派的张怡宁,即使不主动出手,也绝不会被别人抢占先机。从此在男队员中间开始风行这样的流言:张怡宁是福原爱的保镖。每每不乏有贪恋色相的男队员对福原爱各种献殷勤之时,便会感受到来自不明方向的凌厉视线。不然便是突然被某散发“和善”气息的大魔王拍拍肩膀:“很闲吗?来陪我练一局。”


 


再比如小姑娘找她给石川佳纯签名,却还笨手笨脚地忘记带纸。


 


对于乒乓球运动员来说,也许选择球拍或是球才是更有诚意的表现。然而就在这么一念之间,她还是决定私心地使个坏。


 


“张怡宁”三个大字,就这样飘逸潇洒地留在了后知后觉的福原爱背后。


 


她清楚,她的做法并没有意义,甚至是自私的。可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早已义无反顾。


 


——嗯。这样你就是我的了。哪怕只有现在也好。


 


05.


2008年的盛夏。


 


一样的风动蝉鸣,一样的艳阳炫目。


对她来说,对她的祖国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女单比赛的前一天夜里,教练反复对着其他队员叮嘱着注意事项及对战方针。到了张怡宁这里,却成了注意国际友谊,控制比分。


 


张怡宁瞬间头大。对她来说,让分要比得分难上许多。何时让,怎么让,如何才能不伤及对方自尊......很多人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倒是把该得的分也失了。


 


因此,她向来是不会给对方留太多情面的。全力以赴,才是尊重对手的表现。


 


可是这一次......对手是福原爱。


广受中国球员和中国球迷喜爱的福原爱,也是她偷偷在意着的福原爱。


 


——保持平常心。比赛面前人人平等。


张怡宁反复告诫着自己,度过了这难熬的一夜。


 


 


“老张啊,你这水放的,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啥时候和我打也来一次这样的?”


 


晚上的庆功宴上充斥着来自队友的揶揄。没错。她还是让球了,让得比失误还尴尬。


 


“总说老张干嘛呢,王皓那场比赛才更体现技术好吧?”


 


“对对对!老王啊,你第二局的发挥.......”


 


王楠特意把话题岔开。随即偷偷捅了捅身边的张怡宁,“你这次让的确实有些过分了啊,我知道你就对她心软,但也不能这样吧......唔!”


 


张怡宁眼疾手快地用一块红烧肉堵住了王楠的嘴。


“吃你的饭。”她别过头,假装不经意的补了一句“谢了.......”


 


——这家伙,居然害羞了。


王楠心中暗自吐槽着。不过,毕竟是张怡宁,她总会有解决办法的吧。


 


 


饭局结束后,张怡宁连衣服都没换,兀自在宾馆附近乱晃着。不远处有一个水果摊。她记起临别前王楠特地对她说的一句:小爱喜欢吃梨。


 


不得不说,对于王楠的贴心,她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现在的她已经拎着一袋梨站在了福原爱房间门口。几欲敲门的手僵在空中,愣是没有敲下去。待会还有晚间训练,自己要是真的进去了,保不准会发生什么让她明天无心比赛的事呢。犹豫了一会,她还是把塑料袋挂在了门把手上。


 


晚间训练从9点开始,持续一小时。王楠扫视了一圈,发现缺了一个张怡宁。不一会,兜里手机震动了一下,正是她发来的短信。向来的简明扼要:晚训我不去了,想睡觉。帮我请个假。


 


——你骗谁呢。


 


张怡宁从来不会因为想睡觉这种理由而翘掉训练。哪怕天上下刀子,她也会准时赶到。她这次有一个史无前例的理由。


 


——想见福原爱。


 


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理自己?一袋梨根本填补不了这些不确定因素。15分钟实在过于漫长,但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此前一切的不安,自责,焦虑似乎都是值得的。


 


"走吧。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张怡宁背过身去,不想被她发现自己太过明显的笑容。


 


仅仅是见到她这么简单的事,都能让她不由自主地感到幸福。自己大概是没救了吧。


 


06.


——“啪”。


 


张怡宁赌气地合上了手机。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寒冷透彻心扉。


 


网络媒体铺天盖地都是福原爱与锦织圭恋情确定的新闻。配了一张街头拥吻的照片,狠狠地刺痛双眼。


 


她记起当年请她吃夜宵的那晚,她故意咬了一口她手中的糖水烧。福原爱不知道,她本是个对甜食不感冒的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克制着没有夺走她的唇。


 


现在想来,当时的决定才是理智的。


小姑娘不是她的。从来都不是。


 


电话发出一串不合时宜的噪音。


是妈妈打来的。


 


“宁宁啊,今天下午帮你介绍的那位,你就去认识一下吧。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一直没个着落......”


母亲的口气小心翼翼的,她也知道女儿是最讨厌相亲的,已经拒绝过好几次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妈。”


然而,现在的自己,心中早已无牵无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目前惊喜掺半的声音。


 


——也许,这样也好。


 


07.


化妆间里,张怡宁静坐着,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任凭化妆师在脸上涂脂抹粉。


 


她本以为婚姻与她无缘。但终究还是走上了这传统而又世俗的无聊道路。


 


写请帖的时候犹豫再三,还是抽出一张,认认真真地写上福原爱的名字。


 


还是应该邀请的。毕竟她们是难得的亦敌亦友的关系。然而剥开层层的一厢情愿,她们也仅是这样的关系罢了。


 


婚礼进行曲在耳边轰隆作响,混杂着欢笑声,鼓掌声,口哨声,一股脑地涌向鼓膜。她耐着性子,保持着微笑,脚踩着不习惯的高跟慢慢走过红毯,向宾客们致意。


 


目光扫过一排排人影,忽而看见了某个曾让她日思夜想的脸庞。——福原爱。


她捂着嘴,两眼肿成了核桃。


 


她在哭。


 


张怡宁知道她爱哭。善良如她,这兴许是祝福的泪水吧。只是这个傻姑娘知不知道,她的眼泪会让自己心痛多久。


 


脸上的笑,怕是再也挂不住了。


 


08.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机场。


 


她娇小的身躯配上身边的大包小包,颇有些违和感。张怡宁忍不住顺手挑了个沉的挎在自己肩上。


 


这段路,意味着她们的分别。也许是彻底的结束。退役后的她,已不会有什么机会再与她想见。连乒乓这唯一的牵绊都被斩断。


 


她突然有些庆幸自己不易表露情绪。挥手,告别,目送飞机离去。伪装得无懈可击。


 


离开的时候,她和王楠走在最后面。她倏地拉住她的袖子。


“.....我喜欢过她。”


 


对方回过身,无言地抱住她。


“我知道。”


 


10分钟前,她对福原爱说了唯一一句日语。


「さようなら 。」


 


因为她听说,这句话有永别的意思。


 


 


再见。


我们或许,再也不见。


 


——END



评论

热度(71)

  1. 李好萌导弹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