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宁爱】双向单恋(番外)

无敌喜欢!!

导弹少女:

考完试终于可以发文了!




此文为番外属性


本篇的平行宇宙设定:老张得知爱酱恋爱后没有选择结婚的场合,石川小天使神助攻


是糖,请亲妈们放心吃






 


00.


 


镜头里,留着干净的及肩短发的女性轻柔地将碎发别到耳后,嘴边是一贯甜美的笑。退役后近3年的福原爱,白净的脸蛋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她还是旁人羡煞的不老神话,还是一口东北腔的瓷娃娃。但显然,她也不再是那个看到镜头就躲,一提及情感问题就流汗的福原爱了。


 


“现在回想起当初的职业生涯,你觉得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呢?”


 


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问题,福原爱流利地说出将早已在心中打好腹稿的答案。


 


“小爱退役后这么久感情状态依然空白,可以说很多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那么请问小爱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要是放在几年前,她大概会羞答答地说喜欢沈昌珉这样的类型。但现在,她的脑海里却无可救药地浮现出另一个清瘦颀长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和经纪人演练过无数遍的问答,如今到了她的口中却全然变了样。


 


“我喜欢的人...应该会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可能是我拼尽全力也追不上的那种吧。......但他又会在你看得见的地方等待你,让你知道他一直都在。”


 


后面的采访细节她不记得了,也不在意了。


 


 


心中仅存一个念头。


想见她。


 


 


01


 


晚上九点的大排档,热闹依旧。


在座的无外乎是附近电视台加完班或是抽空出来吃夜宵的员工们。当然,也有一群低调的乒乓球国家队员。


 


退役十多年的张怡宁仍然混迹其中。事实上,她还是会时不时被教练邀请过来做陪练,挫一挫年轻人的锐气。导致饭桌上几个祖国花朵都不敢动筷。气氛莫名低迷。


 


不远处的电视机上正播着采访节目,恰是乒乓球界曾经的一缕清风,广受中国球迷欢迎的,福原爱。


 


年轻人立马想借此缓和气氛,“这么多年了,瓷娃娃还是那么可爱!我的女神啊~”


 


说罢便感觉人群中的大魔王投来一个犀利的眼神,背脊都开始发凉了,吓得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张怡宁倒是面瘫依旧,继续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屏幕。任凭满桌人揣摩她的心思。


 


她的头发变短了。胆子也变大了。


但却还是学不会说谎。


 


提及感情问题,她多多少少会暴露。


暴露自己的真实心声。


 


当然,很多读不出福原爱话中话的众多男运动员们还一脸恍然大悟似的认为:原来只要变强就行了啊。于是加快了扒饭的速度准备加强晚间训练。


 


"我一会还有事,先走了啊。"张怡宁不知何时解决了碗里的饭菜,雷厉风行地收拾完东西,撩下话便离开了。


 


留下一桌人面面相觑。


 


 “宁姐......刚刚好像笑了?”


肃杀般的气氛里,一个唯唯偌偌的声音道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虑。确切来说也许是惶恐。


 


 


02.


 


夜晚的北京与昼间相比更添了几分凉意。四周辉煌的灯光点缀着夜幕,倒是让人不觉寂寞。


 


路边的一家小店还在卖糖火烧,门口俨然排着长队。张怡宁不禁驻足。


 


她不喜欢吃甜食。但是有人喜欢。


她回忆着上一次吃糖火烧的时候,自己还未退役。


转眼间,连自己的后辈都已经退役好几年了。


 


岁月就是这般残忍,错过就是错过,无法弥补。


多多少少的人就这样在时间齿轮的转动中渐行渐远。她庆幸自己没有放弃,哪怕是外人看来再疯狂不过的念头。


 


张怡宁苦笑着,掏出钱包买了两个热腾腾的糖火烧。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得知自己所爱的人另有所属的痛苦,张怡宁是深有体会的。


 


那几天,她破天荒地打破了运动员的禁忌,大半夜地跑到无甚人气的小酒吧里叫了两瓶啤酒。她穿了深色的夹克,帽檐也压得低低的,昏暗的灯光下,没人能认出她是那个独孤求败的张怡宁。


 


前台的酒保早已阅人无数,一看就知道这姑娘铁定是失恋。她倒也豪爽,端起装着啤酒的大号玻璃杯便仰头饮尽,一杯接着一杯。


 


酒保有些于心不忍,便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才知道她喜欢的人已经有了归属。


 


“不是自己的就别再奢求。”酒保利落地将调酒器来回摇动,“我见过不少像你这样的人。最终他们还是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忘了对方。忘得越快,对你的伤害就越小。”


 


——忘了她。


 


张怡宁笑了笑。酒精的作用为双颊染上酡红,可她的双眼却看不到丝毫的迷离之色。


 


“谢谢你的提醒。可我还是想要第二个选择。”


 


酒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似是为她的气魄所震慑。


她把几张纸币拍到桌上,正了正帽子。


 


“我要得到她。”


 


 


03.


 


“前辈,我回来了。”


“......”


“前辈,我打完比赛回来了。”


“......”


“前辈,我和张前辈打完比赛回来了。”


“啊啊?什么?”


 


“......”石川佳纯面对长时间走神却只因她话中的某个名词而瞬间回魂的福原爱,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拜托,我还没说是哪个张前辈呢。


 


石川承认,她很早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试探身边这位感情迟钝的前辈。并且很快就有了结果,快到她自己都觉得没有任何挑战性和逐步发掘八卦的趣味性。于是这一试探目的甚至慢慢演变成了现在的调戏目的。


 


 她并非是个喜欢介入他人感情的八婆属性,但这一次,她是实在看不下去。


 


她看不下去她比福原爱还早得知锦织圭入围4强的消息,而当晚福原爱本人却偷偷熬夜看张怡宁的比赛直播;她看不下去因和男友的冷战而意志消沉的福原爱这么轻易地被一条来自大魔王的信息逗乐;她看不下去几天前福原爱亮出一枚精巧的戒指,告诉她锦织圭向她求婚了,笑容里却是藏不住的寂寞。


 


亏得她把自己的粉丝张怡宁搬出来,福原爱总算是和自己对上了眼。


 


“开玩笑的啦,我和张怡宁前辈的比赛是下周好吧?前辈你偶尔也要关心一下我啊。”石川故作委屈状。


 


“呜......对不起啊佳纯,这两天事儿多,没睡好,脑子也不太好使......下次请你吃好吃的谢罪~”福原爱双掌合十,甚至还搬出了请客吃饭这一屡试不爽的杀手锏。眼睑下方浮起的一圈青色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尤为明显。


 


石川的心一紧,像是想要克制什么似的咬住了下唇。


——又来了,她总是这样。总是这样把别人推开。


 


“前辈......为什么不愿意对自己坦诚一些呢?这不是被爱人求婚该有的样子。难道前辈以为自己可以伪装一辈子吗?欺骗自己没有关系,可你同样也在欺骗锦织君啊!”挤压许久的心声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此时的石川相对于哑然的福原爱来说要冷静的多。前辈与后辈之间的鸿沟,她总算是有了逾越的勇气。


 


“我知道,作为后辈的我说这些话未免过于自大。只是......我不再想作为一名后辈来揣测你的心思。而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以朋友的身份倾听你的烦恼。所以......”


 


石川走到福原爱的身侧,轻轻地留下未完的话语。


 


“不要再一个人偷偷地哭了。”


 


始终不发一语的福原爱终于理清了石川的话中之意。仿佛深藏于胸的所有酸楚与隐忍都被人悉数挖掘,又被某种柔软的安慰填满,名为勇气的萌芽开始努力生长。


 


原来自己的感情,只会随着压抑和忍耐而变得愈发不可收拾。


 


一直以为后辈应该是由自己好好照顾的,却从未料想有朝一日能从这位妹妹似的后辈这里获得勇气。不过,从今往后她也许不再只是自己的后辈了吧。


 


“谢谢,佳纯。”


毫不犹豫地,给了对方一个期盼已久的,属于朋友的拥抱。


 


04.


张怡宁与石川佳纯的比赛如期举行,然而前来应援的日本队员却屈指可数。石川是颇受期待的新人运动员,然而抽签抽中张怡宁的那一刻却似是宣告了本场比赛的失败一般,教练和队友的气势明显减半。当然,石川本人除外。


 


福原爱戴着米色的棒球帽坐在第一排的最佳视角,默默为兴奋了一晚上没合眼的石川捏一把汗。即使是现在站在乒乓桌前的石川,依然精神得没有丝毫熬夜迹象。


 


张怡宁的位置恰巧正对观众席,此时只是悠闲地做着热身。视力极佳的她只消扫一眼便确认了福原爱的所在。视线交汇的刹那,福原爱做出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幅度不大,却被尽收眼底。再普通不过的姿势,对于张怡宁来说却有着足够的杀伤力,以至于全然没有留意对面投来的标准迷妹眼神。


 


裁判哨声锐响。张怡宁平摊手掌将球抛起,原本还在思考该怎么让球的她现在竟有了一丝想要漂亮地赢一场的想法。


 


——毕竟,她久违地离自己那么近。


 


结果,整场比赛几乎成了张怡宁的个人秀场。正手反手均无破绽可寻,加之长年比赛积累的经验,张怡宁的控场和判断亦是占有绝对优势。相较之下,石川除了超乎普通日本队员的球感和天赋以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新人,如同暴露在野狼面前无处遁形的猎物。


 


同其他人一样,福原爱对于比赛结果早已了然,原本的目的也不过就是指出石川的不足,毕竟石川是极有可能接替自己的位置的。


 


但是,自己怎么就被那匹野狼吸引到如此地步了呢?


 


看似常规的动作,下一步的走向却完全无法预测。她的球路,似是陷阱一般牵引着对方,待到察觉时也正是失分之时,无法挽回。狡猾,多变,都隐藏在她的喜怒不形于色之下。福原爱的目光就这样不自觉地追随着她的身形,只希望比赛的时间能再长一些。殊不知,她的小心思早已被某野狼捕捉无遗。


 


最后一分也如愿被张怡宁漂亮地拿下,有些忘我的她才开始觉得有些对不住对方队员。另她惊讶的是,赛后击掌时石川队员不仅毫无沮丧之色,反倒是异常激动的直接握住了她滞在半空中的手,流利地用中文夸赞了她的表现,甚至提出要合影。


 


辩出了她口音里的大碴子味儿,张怡宁总算是有了头绪:"你......是福原爱的后辈吧?"


 


“是!”石川响亮地回应,一边自顾自地掏出手机摆出了标准微笑,对比之下,屏幕里万年面瘫的张怡宁则是强行挤出无奈的苦笑。


 


“好久没见福原了,她......最近还好吗?”近一年间,福原爱如同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一般,各种方式都联系不上,也没有同她比赛的机会。如今出现在眼前的石川是唯一的一丝线索,对于下定决心的张怡宁来说,不可能放过。


 


石川了然地浅笑,随即将一张纸条塞入张怡宁的手里。


 


“这是福原前辈新的手机号。有什么事就直接去问她吧。”


 


甫方握拍的手掌还留有未散尽的余热,细密的汗水慢慢渗入那张小小的字条,显得异常沉重。


 


 


05.


 


至今,福原爱忆起张怡宁给她打的那通电话,仍然仿若昨昔。冰冷的机械音后,一如其貌的淡漠声线,包裹着特有的深情,就这样撞击着福原爱毫无防备的心房,似一根细针轻扎,痒过于痛。短暂的沉默后,无数时光里积累的情感如洪水般一泄而出。


 


她说,她分手了。因为有个人占据了自己的心,无法割舍。那个人是那么强大,让她追而不及;她们之间有那么多的障碍,她甚至无从跨越。


 


但是,哪怕只说一次,哪怕无法回头,她还是想要倾吐自己头一次如此放肆的情感。


 


电话里,她不稳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那个人,她思念已久的那个人,终于给胆小的自己打了电话。


 


三秒的停顿。像是一个世纪。


 


“笨蛋。”隔着屏幕传来对方释然的轻笑。


 


“追不上,我可以等你啊。等你退役。”


“我喜欢你,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理所当然一般的回答,温暖地覆盖着福原爱的耳膜。鼻头一酸,泪水便扑簌而落。


 


——果然,自己永远也赢不了她。


 


 


06.


 


结束访谈,福原爱拖着疲惫的身躯投入沉沉夜幕里,细跟的高跟鞋踏在水泥路面上,发出有规律的响声,随之而来的是脚掌和小腿的酸痛。——但还是想见她,想早一点见到她。


 


恍惚间,拐角处有人扣住她的手腕,脚跟不稳的她顺势就跌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透着一股温热香甜的气味。


 


视线顺着对方光洁的脖颈向上,戴着卫衣兜帽的张怡宁与她目光相对。福原爱脸一红,下意识地向后挣脱,却被对方紧锢着,动弹不得。


 


“干嘛呢!这里人可多了。”福原爱小声抗议,明显地口是心非。


 


“不是有人在媒体里大肆向我表白来着吗?”张怡宁弯腰抵着福原爱的肩头,感受到她体温的骤升,“都等了6年了,还在乎什么路人?”


 


两人都明白,如今毫无顾虑的拥抱是多么来之不易。


 


“吃么?”她将藏在背后的糖火烧在福原爱眼前晃了晃,故意让嘴馋的小姑娘够不到。


 


“喂我呗。”福原爱不服气地扁了扁嘴,眼里写满委屈,随即便被猝不及防地偷了个吻。


 


“好,现在满意了。”大魔王舔了舔嘴,露出了进食结束后的微笑。


 


 


平行的双向单恋线,终于戏剧性地在此交汇。






——END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