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宁爱 | 幼稚的恋情

QVQQQQQQ

风和太太:

*路人第一视角


*年龄操作 两人变成了同龄的小学生


*宇宙人其实是石川宝宝的梗 借来用一下




-----------------------------------------------


        我是一个作者,爱好是记录下自己看到的所有有趣的人事物,并通过一些虚虚实实的手法写进书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可以靠这个吃饭,不用出门上班坐办公室的地步了。




        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虽然在灵感枯竭的时候确实很想挑一根麻绳来上吊自杀,但认真想了想家里好像并没有那种东西于是作罢。




        我最近的兴趣是观察隔壁家的两名小学生。




        等等,不是那种需要致电警局的恶趣味,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两个小家伙的相处模式很有意思。




        我并不是很清楚她们两位的姓名,只是在出门去便利店路过她们家的时候有看到刻着“福原”二字的门牌,既然住在一起的话那就证明两人应该会是亲戚吧?两姐妹吗?但感觉一点也不像哎……不管是从长相还是从性格上来说。我一边想着这个无聊的问题,一边把已经喝光的酸奶盒子丢进了垃圾桶,之后就听到了长相可爱的那一位的声音。




        “宁宁宁宁,稍微等等我呀,你走得太快了!”要评论一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可爱光看外表是不够的,而我邻居家的这位小姑娘从头到脚,从发型到嗓音,都像是词典里诠释“可爱”这个词一般的可爱,每每看到她的身影我都特别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官能小说家,不然怕是分分钟就能登上社会版的头版头条。




        “……”被叫住的那一位个头稍高,脸上的表情也是冷冷清清的,如果不是身上的小学校服和背上的双肩书包,压根看不出这是一名小学生。“谁叫你的腿太短了。”




        “呜……”小可爱被这么说了以后觉得很委屈,强忍着眼泪大声喊道,“是宁宁你长得太高了!明明咱俩每天喝的牛奶是一样的呀!”




        “爱的那份都是我喝完的……”




        “嗯?你说了什么呀宁宁?”




        “我说,你再这么慢悠悠的话,我们就要迟到了。”说完一把拉过人家跑了起来。




        趴在窗台上看着这一幕的我被萌得七荤八素的,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一点理解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存在着那么多的萝莉控。




        呃,这个想法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说起来我从小就很喜欢喝牛奶,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喜欢吃的食物,所以不太能理解需要别人帮忙吃掉某些东西的感受,但这并不妨碍我利用刚才两个人的对话模拟出一个很温馨,很可爱的画面。




 


        而现实里,那大概是在一个天刚蒙蒙亮的早晨,前一天玩得太疯的小爱还在熟睡当中,时不时还会从鼻子里吐出一个泡泡,却被先行起了床的宁宁无情地戳破了,并掀开了温暖着小爱的棉被——“起床了。”连叫醒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冷漠。




        神奇的是,睡梦状态的小爱并不是很在意身上的被子到底去哪儿了,想必她平时就有一觉醒来不知道被子在何方的体验,早已见怪不怪了。




        宁宁没辙,只能凑到小爱的耳边继续重复着刚才的话,然后就被睡得迷迷糊糊的小爱一把抱住了脖子,也不知道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含糊不清地回答了一句:“早上好,宁宁。”




        然后两个人会来到洗漱台前一起刷牙洗脸,其间小爱还会因为没有完全清醒而维持着牙刷还在口腔里的姿态继续睡过去,吓得宁宁立马吐掉了含在嘴里的水,右手托住小爱已经有点往一边偏的脑袋的同时把牙刷给拿了出来,避免小爱一个不小心在柔嫩的口腔内壁戳出个伤口来。




        宁宁看了一眼小爱,再看了一眼手上沾满了泡沫的牙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拍拍小爱的后背,轻轻地说了一句“张嘴”以后帮小爱完成了整个刷牙的过程。




        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小爱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充电完毕后的元气满满的感觉,一蹦一跳地来到了餐桌前,在看清早餐的模样以后一张小脸又立马垮了下来。




        “怎么又有牛奶啊妈妈——人家不要呀!”




        “不可以哦爱。”妈妈有些严厉地说道,“不喝牛奶的话没办法长高的哦,你看宁宁已经快比你高一个头了哎。”




        “那是她长得太高了!她肯定是宇宙人啦!”说完还用大眼睛瞪了人家一眼,满满的都是怨念。




        宁宁不以为然,在餐桌上坐定后双手合十,在说完“我开动了”以后安静地吃着早餐,与小爱气嘟嘟的样子截然不同。




        过了没一会儿,小爱的气就消了,趁着自己的母亲转过身去收拾厨房的时候悄悄地对宁宁说:“宁宁……你能不能……”声音软软糯糯,那小模样十分的惹人怜爱。




        “不能。你再这样真的要长不高了。”可惜被撒娇的一方并不领情。




        “哼!我最讨厌宁宁了!”说完小爱背过身去,一脸我很受伤谁都不要和我说话的样子。但可能又觉得这样挺没劲的,下一秒就把自己的小身子扭回了餐桌,惊喜地发现原本还满满装着牛奶的杯子已经空掉了。




        “果然还是宁宁最好啦~”小爱看着宁宁嘴角的牛奶渍笑得特别开心,一时兴起探过头去,把那点没有藏匿干净的犯罪痕迹给舔掉了,第一次觉得原来牛奶并不是那么难喝的东西。




 


 


        我以为我和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的交集仅限于此,但可能我那可怜的偷窥行为(虽然我只是趴在我家的窗台上)令上天觉得应该采取一些行动避免我做出更可怕的事情,那天冷清的那一位竟然来敲了敲我家的门。




        “您好,我叫张怡宁,请问这里是田岛老师家吗?”直到那时候,我才终于知道了其中一个人的全名,就是听起来有些怪怪的,难道不是日本人吗?




        “啊……”我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不和谐感,比起她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并且可能还是个外乡人更令我意外的是可爱的那一位竟然没有在她的身边,要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其实是相当好的。




        “老师?”就在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张怡宁又开口叫了一声,“如果找错地方了我很抱歉。”




        噗,明明是个小学生,讲话的腔调还是挺老干部的嘛。我调整好了自己脸上的表情,确保自己看起来还算是个正经的大人以后微笑着说:“你好小朋友,我是田岛,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说完立马反应过来我们现在还站在玄关,甚至连门都没有关好,招呼打完以后我把她请进到了里屋,在关门之前还特意往外望了两眼,确保小可爱没有被落在后面。




        “您在找什么东西吗?”张怡宁发现了我的东张西望,端坐在榻榻米上以后开口询问道。




        “啊,经常跟着你的那个小家伙呢……?”总体来说我不是一个藏得住话的人,内心的想法一不小心就从肚子里跑了出来,说完觉得有些失礼连忙补救道,“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惹她不高兴了。”




        “为什么?”这是有大事发生的节奏啊!我捏紧了身上穿着的外套,心中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丝毫没有考虑过一个老大不小的人去询问小学生的八卦其实是一件蛮丢脸的事情。




        “今天我们学校组织了一场乒乓球比赛。”




        “恩。”




        “我和她打到了最后。”




        “啊呀,你们都很厉害嘛。”




        “然后在我快要赢的时候我发现她还是0分,所以我让了她一球。”




        “啊,你很绅士嘛,小小年纪就懂得乒乓球的国际惯例了,所以呢?你是怎么让的?”




        “我把乒乓球摔到了地上。”




        “……哦,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她会生你的气了。”




        “为什么?”




        “那个,所谓的自尊心吧……”




        这个词语显然对于还是小学生的张怡宁来说有些难了,她眉头紧皱着,跟平日里我所看到的云淡风轻的模样完全就像是两个人,显然她没有对我的话过于纠结,而是单刀直入地继续问着问题——“我听说您是位作家,所以我想来问问您怎么样才能得到她的原谅。而且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顺便跟她表白。”




        什、什么!表白这件事是“顺便”做的吗!啊不对……你俩明明都是小女生?哎现在的小学生已经那么开放了吗……




        一时间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我只能避重就轻地问了一个好像最不重要但又很重要的问题:“你说你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不会那么狗血的是因为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症吧!




        “如您之前所迟疑的一样,我并不是这儿的人,只是借住在小爱家里,等小学毕业以后我就要回到中国去继续学习乒乓球了。”




        呀!这小孩也太厉害了吧!我明明没有说出口她竟然能猜到我心里的想法!所以这样的人喜欢上借住家庭的女儿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不是吗!突然觉得我肩膀上的责任好重!不要这样啊我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闲情作家而已!




        我看着张怡宁的脸,看到了非同寻常的坚定,顿时觉得这样的人说不定真的会排除一切的困难和她的小爱在一起,哪怕她们现在还小,哪怕她们以后可能要面对许许多多的困难。




        我听到自己从嗓子里发出了有点低沉的声音——“只要把你心里面想的如实告诉她就好了。”




        “不过所谓的恋爱其实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你打乒乓球属于努力了总会有回报,哪怕比赛输了也是一种宝贵的经验。”




        “但恋爱——恋爱是没有输赢的,如果你喜欢的人刚好能够喜欢你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如果人家不喜欢你的话那也不能说是你自身有哪点不好,当然对方也没有,因为人家只是对你没感觉罢了。”




        张怡宁似懂非懂地歪了歪头,站起来跟我鞠了一躬。








        后来我就没怎么收到关于她的消息了,只知道她离开日本的那一天小爱,哦我现在知道她的全名了,想来其实也很好猜,结合门牌一看就知道那小姑娘应该叫福原爱,竟然意外地没有哭,很平常地送走了张怡宁以后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朝着天空中的点点白云发着呆。




        “妈妈,我不喜欢的东西我总会想办法避免,但我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手。”




        “隔得再远我也要。”




        “我以后训练的时候再也不偷懒了,我要去中国。”




        “我要去得到我真正想要的——”




        “想要奖牌吗?”妈妈坐到福原爱的身边,揉了揉她尚且稚嫩的小脑袋。




        福原爱笑了出来,隐约还能看到没有更换完全的乳牙,并没有回答妈妈的这个问题。






 


        过了很多年以后我的年纪已经有些大了,有时候看报纸甚至需要摘下我的眼镜离得稍微远一些,冷不防听到了从电视里传来了日本有个地方允许同性婚姻申请的新闻,莫名就想到了原本住在我家隔壁的那两个小家伙。




        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呢?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挪着慢吞吞的步子打开了电脑,并把两个人的名字输入了搜索框,跳出来繁冗复杂的页面。




        其中出现在最顶端的一条,写的是顶尖乒乓球选手张怡宁福原爱将于不日后举行婚礼,然后已经年迈的我突然觉得连管住泪腺的神经都有点不太好用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评论(3)

热度(63)

  1. 娇嗔杀李好萌 转载了此文字
  2. 李好萌风和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
    QVQQQ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