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萌

【张怡宁X福原爱】 最好的年岁


                
  一个擦边球,一阵来自胜利者的欢呼声,一个在球台旁呆住了的身影,把电视机前一个高瘦的短发女人吸引住了。
  “妈妈,刚刚那个球儿算数吗?”
  女儿指着电视,转头眨着眼睛问。
  她少有的对女儿的问题不予回答,只是愣愣得看着电视,盯着那个熟悉的人。她看到那人脸上已经明显挂不住了,那双亮闪闪的眼睛,似乎就有眼泪要夺眶而出。
  输了……?
  看来是的。
  短发女人低垂了头,闭着眼,想起了当初赛场上的她,想起了那个无助、颤抖的身影。
  怎么办?
  即使过了这么久,她仍是想在她被挫败的时候抱住她,听她用哭过后糯糯的声音唤她:
  “张怡宁。”
  
  闭上眼睛,她依稀看见了身披国旗,在奥运赛场上奔跑笑容肆意飞扬的她;还有一个矮小可爱的身影,坐在观众席,像一个忠实小粉丝一样,看到她披上国旗成为祖国荣耀的一霎那,站起身来灿烂得笑着为她鼓掌……
  一晃十二年,弹指之间,匆匆过去。
  她记得,
  那是她最好的年岁。
 


  
  “啪!”球拍被大力地盖在球台上,用手抹抹脸上的汗,张怡宁靠着球台,坐在了地上。
  “老张!”
  张怡宁转过头,看到自己在队里最熟悉的大姐王楠正朝她走来。
  懒懒地抬了下手,就当是打了招呼了。
  王楠走到她身边时,用脚轻踢了她一下,说:“又练到累趴了!”
  “嗯……”张怡宁抬头,不置可否得笑了笑,却忽而发现,王楠的身后还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子,正把身体藏在王楠背后,只把头露出来一点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她。
  还没等她提出疑问,王楠就已把那个小身子从身后拽了出来。
  “她叫福原爱。”
  哈?
  “你一定很幸福吧。”
  张怡宁没忍住,把心里的话伴着她“扑哧”的笑声说了出来。
  “我……我……我叫福原爱,我姓福原……不姓福。”
  那个小团子一般的女孩儿眨巴着亮闪闪的大眼睛,说的话有些紧张,又有些不服输的意味。
  王楠又用脚踢了一下张怡宁,用带笑意的语气说道:“别逗人家小姑娘,日本的,每次放假了都常来我们辽宁队集训,跟我很熟悉的。听说我在国家队了,实在想我就来看看我了。”
  王楠似乎还想介绍下去,却被她的教练施之皓叫去训练,便匆匆忙忙得撂下一句“你帮我先照顾她一下”就跑了。
  小团子目光追随着离开的王楠,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
  张怡宁挑挑眉,心想,干脆让她在旁边看着自己练球算了,反正省事儿。
  一边在心里这么盘算着,一边正准备起身,却忽而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臂被人抱着,然后有些吃力地把她搀扶了起来。
  再次挑了挑眉。
  “干什么?”
  语气之间有些生疏,她本就不是能与生人很友好的人。
  “我……我扶你起来啊……”
  小团子看起来比她矮了很多,却偏要在说话时与她对视,便只能高仰起头来看她。
  张怡宁抽了下嘴角,说:“……我是残了还是怎么?”
  小团子也不知听没听懂,就仰着脸很认真地说:“我妈说了,这是礼貌。”
  张怡宁再次抽了下嘴角,却还是忍不住让笑意蔓延开来。
  “嗯,这很好,”她微微弯下腰,好让小团子不用仰头仰得太辛苦,“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儿?”
  小团子也没有生气她这么快就忘了她的名字,笑眼弯弯得告诉她:
  “福原爱。”
         
  张怡宁旋即冲她笑了笑,伸出了左手,说道:“你好,我叫张怡宁。”
  福原爱立马举起两只白皙的手握住张怡宁的左手,说:“我知道我知道,宁姐,我老听楠姐提起你,老厉害了。”
  看着她发光的两眼,张怡宁忍不住用右手拍拍她的头,说:“没什么可厉害的,也就多练习罢了。”
  “那宁姐,我能和你一块儿练球不?”
  张怡宁愣了一愣,这搁平时,可是没有人敢跟她一块练的呀,因为和她练球的人多半都会被打击,挫伤自信心,而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自己练习或是和教练配合。
  平日里有些初生茅庐的小队员来询问是否可以和她练练球,她都摇头婉拒了,实际上,只是不想增添些麻烦。
  可是眼下……张怡宁有些犹豫,但始终还是受不住那眼巴巴的样子,点了点头,转身拿起了球拍。
  福原爱也不含糊,立马从随身背着的小包里掏出一个粉色的挂满挂饰的球拍包,把球拍拿了出来,然后跑到张怡宁对面,先是跳了两跳,而后就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啪!”
  张怡宁率先发球,这球还是很温柔的,福原爱一板接一板,认认真真,也并不轻松。
  约摸二十分钟过后,福原爱停下了接球,把小小的乒乓球握在手中,有些生气地说:“张怡宁……不是,”略显局促得顿了一下,“宁姐,你咋这样啊!”
  这一句可把张怡宁给弄懵了,她愣愣的说:“对拉……不好吗?”
  “你……你这是在欺负人啊!”福原爱越想越生气,眼睛瞪着对面还举着球拍的张怡宁。
  “嗯……那就,不对拉了吧。”张怡宁说着,就做出了一副准备好的姿势,等着福原爱的发球。
  福原爱把球高高抛起,将球打出去,心想总算可以和高手过招啦。
  又过了二十分钟……
  “张怡宁……姐,你,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啊?”这下,张怡宁不是真愣了,而是装傻看着二十分钟里只接到了三个球的福原爱。
  “我咋又欺负人了?”张怡宁有些被她逗笑,但还是忍住了。
  “……没!”福原爱转过身去,蹲下了身子,用球拍挡了挡脸。
  张怡宁正奇怪她要做什么,刚走前一步,便听见她抽抽搭搭的啜泣声。
  “嘿,你咋还哭上了?”张怡宁忙走过去,蹲下用手轻拍她的背,嘴里也不闲着:“你看你脸这么大,球拍管个啥用?”
  福原爱沉默了约十秒,然后……
  哭声在沉默中爆发了。
  “你……你打的挺好的呀。”张怡宁怕这眼泪一发不可收拾,不管三七二十一,决定先夸再说。
  福原爱缓和了一下,用红红的小兔子似的眼睛看着张怡宁,张怡宁继续“安慰”道:“你看,你也不过就是下旋马虎了点儿,正手弱了点儿……反手你还行啊,扒拉两下还是不错的……你得改,否则万一这成了你一生的短板可咋办?哎你咋又哭上了呢?”
  ……
  王楠训练完后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心想这个对待生人就变身冷娃的张怡宁不知道会对软软糯糯的福原爱做出啥……她的意思是,欺负她之类的。
  然而……当她匆匆忙忙走进公共训练室时,却看到了地上正蹲着一个小团子——福原爱,肩膀还一耸一耸的,看起来是……哭了?
  而她身旁,也蹲着一人儿……一头利落的短黑发,黑色的国家队服,精瘦的身子……这是……
  王楠憋着笑,走过去也蹲在了二人身旁,轻轻戳了下小团子,道:“小爱,你咋了这是?”
  福原爱从臂弯里猛地抬起头来,而后扑向了前方的王楠,一边把头埋在她的怀里,一边抽抽搭搭地说道:“楠姐……我,我不想哭的,可是……我咋……咋输的这么惨啊……”
  她身后的张怡宁霎时就黑了脸,撇了撇嘴,说:“不怪我,她自己要和我打的。”
  王楠没说话,只是拍了拍怀里的小团子的头,任由她将自己的衣襟打湿,等她怀中那哭声渐渐小了后,才将目光转向另一侧那黑发黑衣还……黑着脸的张怡宁喃喃道: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 ⁄•⁄ω⁄•⁄ ⁄)

   唔 其实我觉得 现在乐乎上的宁爱甜文都是大同小异的……梗也反反复复就是那些 
  有点儿审美疲劳了……?
     应一些盆友的要求,想写点儿甜文w 
  可是感觉 自己还是免不了俗套呀?
      唔 总之 我写文不是为了谁…… 硬要说的话 应该也只是 想为自己心里的那两个人作下结局……没准 是美好的呢?
     最近在找很多她俩的采访 要收集多些她俩的梗 写得真实点儿
   
         嗯 就酱 晚安了。
 
 
 
 

评论(9)

热度(43)